• 土地红线不断的下降,农民却越吃越饱,中国农民是一只神的力量,会魔法 2019-06-20
  • 安全生产月:铁路安全宣传走进车站 2019-06-20
  • 从稳中向好发展态势看我国经济良好前景 2019-06-05
  • 国外看中国科技: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-06-05
  • 东风路老旧小区欲华丽变身 微改造项目勘察设计已招标 ——凤凰网房产广州 2019-06-02
  • 泼皮无赖风水神,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————“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?”————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? 2019-06-02
  • 中央纪委:生态环境部纪检组举报方式公布 2019-05-18
  • 曹建明:推进平安中国建设,确保国家长治久安、人民安居乐业 2019-05-18
  • 候选企业:苏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-05-14
  • 水利部:珠江枯水期累计向澳门和珠海供水1.36亿立方米 2019-05-13
  • 买来的棕子,何来的计划经济? 2019-05-13
  • 煤炭保供措施增多 煤价将大概率企稳 2019-05-12
  • 中国农民骑行到巴西追逐奥运 2019-05-12
  • 全国首套房贷款利率连续17个月上升 2019-05-12
  • 畅想——未来的人民日报 2019-05-11
  • 【诗生活】像风一样穿越黄昏|屈永林
    发布时间:2019-06-15 10:50 来源:宁强县政府 作者:文联 浏览:
    分享:

    老时时彩大小单双 www.eikd.com.cn   【编者按】“感谢生命中那么多的孤独和落寞,没有那么多的孤独和落寞就难以理解那痛彻心脾的爱和幸福,那么多的经历使高山,奔马,河流,花朵,天空,星辰……在我的人生里化作了点点诗意,我用文字串联起它们就像串联我的爱意一般。很多时候我的诗只是写给自己看的,自己的感动,自己的风景……”诗人笔下满含诗意的文字是值得分享的,这里为大家推送宁强诗人屈永林的《像风一样穿越黄昏》。


    像风一样穿越黄昏

    〇屈永林

    夏风之声(The Sound Of Summer Wind)吕恒 - 夏风之声(The Sound Of Summer Wind)

    (一)

           多年前,我曾向西步行径百里,到达广坪河时已近黄昏。那时,将要西沉的太阳长着一张沉默而又冷峻的脸庞,面对刚刚到来的我默不作声。我走下河堤,河水纯净、寒冷,风如一群无家可归的孩子,在不算宽阔的河面被摔来摔去,一群乌鸦被河风刮走,转眼又在一棵古椿上叫叫嚷,东倒西歪,活脱脱一个年迈的巫师。我清楚的记得那年我刚满十七,所谓的独闯天涯,不过是离家出走了一百里罢了。当我涉过广坪河,黄昏已然垂下眼睑,那个孤单落寞的小镇没有电力支撑,也没有呐喊迎送,我就这样一步步走进了青春,走出了故乡。

    (二)

           还记得若干年前金山寺的那个夜晚,七个甘肃人睡在草帘铺上,没有屋顶,只有星空,我和他们一样,躺在颓圮的篱墙下。他们谈论着打土墙还需多久,家里人需要多少钱,该怎样过一个迥异的年关,然后,鼾声四野。我却彻夜未眠,第一次那样陶醉的看着牧夫星座,长久的命运,注目,白花花的流淌生涯,像羊群赶着一条富饶的河床,星空中满山遍野的花朵次第开放,我一人,陪伴着浩渺的夜空。而后隐约听闻远山外似乎有一个磁性的声音,穿透夜空,轻轻呼喊我的姓名,还有人在读我写的诗,间或吐字含混不清,我更加相信这是梦境赐予我的财富,不隶属于任何人,命运赋予的意义,我一人独享,不会轻易拿出来典当。

    (三)

           我在广坪的宅子是个老财主留下来的,我住在一间二楼的仓房里,房子黯淡无光,就算到白天也要点上煤油灯才能看见屋子里的东西,我最初的青春岁月就是在这样的屋子里度过的。那时,我经常到广坪河边的一个小山坡上看书,河的对岸有一座青瓦白墙的大院子,清晨,通?;岽幽亲鹤永镒叱鲆荒辛脚?,他们牵着牛,前面跑着他们豢养的土狗。他们顺着河对岸的黄泥山梁一直往上走,慢慢消失在山梁的暗面,直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他们才再次从山梁上出现,离我越来越近,近到我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存在。他们就那样一直走,走到河边,洗去一天劳动留在身上的尘土和汗水。我想他们也一样看见我了。那种田园生活就像梦一样轻盈,那时我多想走进他们,却始终没有这样做过。多年以后,当我再次来到广坪,我对一个广坪的朋友说想去看看那个青瓦白墙的院子,他却对我说:“兄弟,过去没有去,现在就更不要去了,那个院子里的人死完了。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,几个贼进了那家院子,正在偷东西时被狗发现了,院子里的人起来和贼发生撕打,那几个贼起了杀心,只有一个男人满身是血爬到街上报案,最后也死在街上?!?/strong>

           我一直也没有走进那所青瓦白墙的房子,那个令我无限安静和想像的地方,最终成为我永远也无法弥忘的痛楚。

    (四)

           其实,很多时候我是幸运的,同样是十六七岁,父亲也离开了他所谓的家族,那一年他被抓去当壮丁,他说由于没有忍心剁下自己的食指,所以就有了一只步枪;他说他们六个人曾想逃走,可听说第二天要吃肉,就决定等吃了那顿肉再逃吧,结果第二天死了五个人,他的肺叶里也因此留下了一枚顽固的弹片(直到现在也没有取出);他说在甘肃他看见马步芳的骑兵像麦子一样被割倒,黄昏,天和地连成殷红一片;他告诉我那年朝鲜大雪封山,零下三四十度的冬天他竟然没有被活活冻死?;毓氖焙?,他却哭的不成模样,一百六十多人的连队,只有十三个人活着回来。而我是幸运的,尽管离开广坪后一个人又走了一百里,最终还是回到广坪。在一场大雨里,我想起了父亲和他所经历的战争,我该感谢生命,活着,就该有活着的样子。我所经历的我该感谢,感谢生命中那么多的孤独和落寞,没有那么多的孤独和落寞就难以理解那痛彻心脾的爱和幸福,那么多的经历使高山,奔马,河流,花朵,天空,星辰……在我的人生里化作了点点诗意,我用文字串联起它们就像串联我的爱意一般。很多时候我的诗只是写给自己看的,自己的感动,自己的风景,自己的诗只能读给自己听。

    (五)

           有一次我和一千多同行乘客过北部湾,黄昏在风中摇晃,我们一起站在甲板上,看着太阳在海的尽头缓缓落下,那种安静和包容裹满了每个人的脸颊。而到了晚上,狂风巨浪,大海狰狞撕吼,像饕餮巨兽般吞食一切,轮船被一次次推上风口浪尖,又一次次化险为夷,舱室里的乘客吐的死去活来。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发配岭南的人会在北部湾跳海自杀,想想古代,那么孱弱的一叶扁舟,在这样的惊涛巨浪里是何等渺小,那些从没见过海的内陆人又有几个还有活下来的想法??墒瞧陀腥四嫠兄?,活了下来。比如,苏东坡,他一定经历了无数个惊涛骇浪,所以不再畏惧,随遇而安,一并连同他的诗词活下来,在那样的夜晚他同样也在我的心里活过来。第二天清晨,风平浪静,旭日东升,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。江湖还是那片江湖,只是我已经失去了哀叹的借口。

    (六)

           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我仍在写诗,仍保持着对文字的敏感,尽管青春流失,诗友们纷纷离去,这条路上相伴左右的人已经越来越稀薄,但我仍然认为诗歌是我表达情感和智慧的最佳方式。无所谓坚持什么,无所谓追求什么先锋前卫,只要能真实的表达自己此时此地的思想和认知,我认为就达到了我继续写诗的目的。我不认为诗歌写的像魔方一样,谁也看不明白就是好诗;我更不认为无聊和随意就是先锋。诗歌是人的神性的彰显,在神性的光辉里对现实和自己强有力的一击。

    (七)

           其实一个真正的诗人是从黄昏、太阳慢慢渐下山腰开始着墨的,黄昏中的山,黄昏中的河,黄昏中的风,无不飘浮进诗人的眼睛和灵魂。穿越黄昏,或者是满天的星辰,或者是无尽的黑夜,或者是路遇羊群,或者是路遇狼群,没有哪条路注定能够走向黎明,可是一经选择,便有一颗勇敢的心去穿越狂风巨浪,抵达彼岸。

      【编者按】“感谢生命中那么多的孤独和落寞,没有那么多的孤独和落寞就难以理解那痛彻心脾的爱和幸福,那么多的经历使高山,奔马,河流,花朵,天空,星辰……在我的人生里化作了点点诗意,我用文字串联起它们就像串联我的爱意一般。很多时候我的诗只是写给自己看的,自己的感动,自己的风景……”诗人笔下满含诗意的文字是值得分享的,这里为大家推送宁强诗人屈永林的《像风一样穿越黄昏》。


    像风一样穿越黄昏

    〇屈永林

    (一)

           多年前,我曾向西步行径百里,到达广坪河时已近黄昏。那时,将要西沉的太阳长着一张沉默而又冷峻的脸庞,面对刚刚到来的我默不作声。我走下河堤,河水纯净、寒冷,风如一群无家可归的孩子,在不算宽阔的河面被摔来摔去,一群乌鸦被河风刮走,转眼又在一棵古椿上叫叫嚷,东倒西歪,活脱脱一个年迈的巫师。我清楚的记得那年我刚满十七,所谓的独闯天涯,不过是离家出走了一百里罢了。当我涉过广坪河,黄昏已然垂下眼睑,那个孤单落寞的小镇没有电力支撑,也没有呐喊迎送,我就这样一步步走进了青春,走出了故乡。

    (二)

           还记得若干年前金山寺的那个夜晚,七个甘肃人睡在草帘铺上,没有屋顶,只有星空,我和他们一样,躺在颓圮的篱墙下。他们谈论着打土墙还需多久,家里人需要多少钱,该怎样过一个迥异的年关,然后,鼾声四野。我却彻夜未眠,第一次那样陶醉的看着牧夫星座,长久的命运,注目,白花花的流淌生涯,像羊群赶着一条富饶的河床,星空中满山遍野的花朵次第开放,我一人,陪伴着浩渺的夜空。而后隐约听闻远山外似乎有一个磁性的声音,穿透夜空,轻轻呼喊我的姓名,还有人在读我写的诗,间或吐字含混不清,我更加相信这是梦境赐予我的财富,不隶属于任何人,命运赋予的意义,我一人独享,不会轻易拿出来典当。

    (三)

           我在广坪的宅子是个老财主留下来的,我住在一间二楼的仓房里,房子黯淡无光,就算到白天也要点上煤油灯才能看见屋子里的东西,我最初的青春岁月就是在这样的屋子里度过的。那时,我经常到广坪河边的一个小山坡上看书,河的对岸有一座青瓦白墙的大院子,清晨,通?;岽幽亲鹤永镒叱鲆荒辛脚?,他们牵着牛,前面跑着他们豢养的土狗。他们顺着河对岸的黄泥山梁一直往上走,慢慢消失在山梁的暗面,直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他们才再次从山梁上出现,离我越来越近,近到我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存在。他们就那样一直走,走到河边,洗去一天劳动留在身上的尘土和汗水。我想他们也一样看见我了。那种田园生活就像梦一样轻盈,那时我多想走进他们,却始终没有这样做过。多年以后,当我再次来到广坪,我对一个广坪的朋友说想去看看那个青瓦白墙的院子,他却对我说:“兄弟,过去没有去,现在就更不要去了,那个院子里的人死完了。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,几个贼进了那家院子,正在偷东西时被狗发现了,院子里的人起来和贼发生撕打,那几个贼起了杀心,只有一个男人满身是血爬到街上报案,最后也死在街上?!?/strong>

           我一直也没有走进那所青瓦白墙的房子,那个令我无限安静和想像的地方,最终成为我永远也无法弥忘的痛楚。

    (四)

           其实,很多时候我是幸运的,同样是十六七岁,父亲也离开了他所谓的家族,那一年他被抓去当壮丁,他说由于没有忍心剁下自己的食指,所以就有了一只步枪;他说他们六个人曾想逃走,可听说第二天要吃肉,就决定等吃了那顿肉再逃吧,结果第二天死了五个人,他的肺叶里也因此留下了一枚顽固的弹片(直到现在也没有取出);他说在甘肃他看见马步芳的骑兵像麦子一样被割倒,黄昏,天和地连成殷红一片;他告诉我那年朝鲜大雪封山,零下三四十度的冬天他竟然没有被活活冻死?;毓氖焙?,他却哭的不成模样,一百六十多人的连队,只有十三个人活着回来。而我是幸运的,尽管离开广坪后一个人又走了一百里,最终还是回到广坪。在一场大雨里,我想起了父亲和他所经历的战争,我该感谢生命,活着,就该有活着的样子。我所经历的我该感谢,感谢生命中那么多的孤独和落寞,没有那么多的孤独和落寞就难以理解那痛彻心脾的爱和幸福,那么多的经历使高山,奔马,河流,花朵,天空,星辰……在我的人生里化作了点点诗意,我用文字串联起它们就像串联我的爱意一般。很多时候我的诗只是写给自己看的,自己的感动,自己的风景,自己的诗只能读给自己听。

    (五)

           有一次我和一千多同行乘客过北部湾,黄昏在风中摇晃,我们一起站在甲板上,看着太阳在海的尽头缓缓落下,那种安静和包容裹满了每个人的脸颊。而到了晚上,狂风巨浪,大海狰狞撕吼,像饕餮巨兽般吞食一切,轮船被一次次推上风口浪尖,又一次次化险为夷,舱室里的乘客吐的死去活来。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发配岭南的人会在北部湾跳海自杀,想想古代,那么孱弱的一叶扁舟,在这样的惊涛巨浪里是何等渺小,那些从没见过海的内陆人又有几个还有活下来的想法??墒瞧陀腥四嫠兄?,活了下来。比如,苏东坡,他一定经历了无数个惊涛骇浪,所以不再畏惧,随遇而安,一并连同他的诗词活下来,在那样的夜晚他同样也在我的心里活过来。第二天清晨,风平浪静,旭日东升,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。江湖还是那片江湖,只是我已经失去了哀叹的借口。

    (六)

           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我仍在写诗,仍保持着对文字的敏感,尽管青春流失,诗友们纷纷离去,这条路上相伴左右的人已经越来越稀薄,但我仍然认为诗歌是我表达情感和智慧的最佳方式。无所谓坚持什么,无所谓追求什么先锋前卫,只要能真实的表达自己此时此地的思想和认知,我认为就达到了我继续写诗的目的。我不认为诗歌写的像魔方一样,谁也看不明白就是好诗;我更不认为无聊和随意就是先锋。诗歌是人的神性的彰显,在神性的光辉里对现实和自己强有力的一击。

    (七)

           其实一个真正的诗人是从黄昏、太阳慢慢渐下山腰开始着墨的,黄昏中的山,黄昏中的河,黄昏中的风,无不飘浮进诗人的眼睛和灵魂。穿越黄昏,或者是满天的星辰,或者是无尽的黑夜,或者是路遇羊群,或者是路遇狼群,没有哪条路注定能够走向黎明,可是一经选择,便有一颗勇敢的心去穿越狂风巨浪,抵达彼岸。

  • 土地红线不断的下降,农民却越吃越饱,中国农民是一只神的力量,会魔法 2019-06-20
  • 安全生产月:铁路安全宣传走进车站 2019-06-20
  • 从稳中向好发展态势看我国经济良好前景 2019-06-05
  • 国外看中国科技: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-06-05
  • 东风路老旧小区欲华丽变身 微改造项目勘察设计已招标 ——凤凰网房产广州 2019-06-02
  • 泼皮无赖风水神,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————“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?”————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? 2019-06-02
  • 中央纪委:生态环境部纪检组举报方式公布 2019-05-18
  • 曹建明:推进平安中国建设,确保国家长治久安、人民安居乐业 2019-05-18
  • 候选企业:苏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-05-14
  • 水利部:珠江枯水期累计向澳门和珠海供水1.36亿立方米 2019-05-13
  • 买来的棕子,何来的计划经济? 2019-05-13
  • 煤炭保供措施增多 煤价将大概率企稳 2019-05-12
  • 中国农民骑行到巴西追逐奥运 2019-05-12
  • 全国首套房贷款利率连续17个月上升 2019-05-12
  • 畅想——未来的人民日报 2019-05-11
  • 网上打彩票pk10赚水钱 11选5手机计划软件 河北时时 重庆时时免费预测 nba投注量网站 重庆时时全天候计划 赌大小怎么赌一定赢 全天pk10计划五码两期版 分分pk拾稳定计划 nba投注比例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百分百中奖 七乐彩规则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软件 什么彩票计划软件好用 分分彩定位胆稳赚技巧 北京pk软件手机下载